2015年8月23日 星期日

爐邊英雄傳:超人公爵伯瓦爾

伯瓦爾‧弗塔根 (Bolvar Fordragon)





前言


爐石戰記中,傳說等級的卡片,雖然不是每一張都有名符其實的「傳說故事」。但是今天要向大家介紹的,是一位絕對無愧於身上橘色寶石的英雄。且聽來,一位用盡餘生贖罪,承受艾澤拉斯最多苦難與折磨的「超人」──伯瓦爾‧弗塔根。





罪惡的開端

出身自暴風城的貴族,伯瓦爾並不因此耽於安逸。除了挺身加入聲名遠播的聖騎士軍團‧白銀之手,身經百戰的他,憑藉著自身的才能與智慧,受到暴風城國王瓦里安‧烏瑞恩的賞識。伯瓦爾被冊封為暴風城大公爵,成為瓦里安的左右手,位極人臣。
暴風城國王 瓦里安‧烏瑞恩

但某次瓦里安出訪賽拉摩的外交行程中,國王意外的遇襲而且失蹤。這個消息讓暴風城上上下下全都驚呆了!

國不可一日無君。在人類最後的堡壘──暴風城,二當家伯瓦爾知道這時必須盡快穩定暴風城的政局,否則暴風城將走上奧特蘭克王國的末路。那個同樣是人類七大王國之一的國家,許多年前正因為失去國王而趨於崩潰。

在伯瓦爾與眾貴族的擁立之下,烏瑞恩之子,安度因‧烏瑞恩繼位成為暴風城的新國王。當時年僅十歲的安度因,雖然早有過人的才識與賢明之心,但畢竟還是太年輕了。作為暴風城首輔的伯瓦爾,自然而然肩負起重擔,在安度因成年之前,成為暴風城的攝政王,輔佐安度因執政。

就在這人仰馬翻的時刻,一名自稱是卡特娜‧普瑞斯托的女士,悄悄地出現在暴風城的上層社會。沒有人真的知道她的真實來歷,但似乎在某種奇怪力量的引導下,大家自然而然地不去認真思考這個問題。她出眾的美貌,優雅的談吐,廣博的智識,精明幹練的處事,很快贏得了暴風城諸多貴族的信任,連伯瓦爾也深受影響,或者,該說是迷惑。

我相信大家可以理解為什麼整個暴風城都被迷惑了吧?

伯瓦爾並不是為了權力才登上高位,他是全心全意為暴風城,人類,甚至是整個聯盟付出。他知道他的掌權只是暫時的緊急措施,他並不貪戀這個權力。因此,當才貌出眾的普瑞斯托女士出現在一大群庸庸貴族中,伯瓦爾自然而然的被吸引了。伯瓦爾誠摯地與精明的普瑞斯托女士分享他的權力,他相信這一切都能為暴風城帶來更好的未來。

病嬌路線的普瑞斯托女士
但整個暴風城有兩個人卻不肯認同這個貿然出現的女士:小國王 安度因,以及暴風城元帥 雷吉納德‧溫德索爾 (Reginald Windsor)

今天我們說一下元帥的故事就好,因為他對伯瓦爾未來的人格產生至關重要的影響,小國王日後有機會再聊。其實這個元帥各位爐石玩家應該不陌生,就算沒有打過魔獸,應該都有看過他的長相。他就是鼎鼎大名的閃金鎮步卒」!

英勇的閃金鎮步卒

等等,大元帥怎麼會變成一個小鎮的步兵??

其實只是偷懶的暴雪借用了大元帥的頭像,但如果考據這個畫像裡的人物,無庸置疑的是暴風城的大元帥沒錯。說不定有些玩家還能從他堅毅的目光中看出來,他絕對不只是一個步兵而已吧!

回到主軸,這個雷吉納德元帥究竟對伯瓦爾產生了什麼影響?當整個暴風城都被普瑞斯托女士蠱惑,成為囊中物的時候,雷吉納德打從心底不能信任這個突然出現的女伯爵。或許是他堅忍不拔的意志屏蔽了普瑞斯托的蠱惑,雷吉納德始終在決策上與執政團隊作對。

之後燃燒平原的戰事告急,當地的守軍難以抵擋黑石獸人的侵襲,持續請求暴風城支援,但普瑞斯托女士以及她支配的執政團隊決定拒絕增援。雷吉納德元帥徹底地震怒了,他不敢相信暴風城高層居然要坐視自己的同胞被屠殺,他也不敢相信這個決定包含了他的老戰友──伯瓦爾‧弗塔根的意思。

燃燒平原:一點都不想在這裡多待一秒


憤怒而傷心的雷吉納德元帥離開暴風城,一個沒有任何授權的大元帥,帶不走暴風城的一兵一卒,他懷著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意志,獨自一人前往燃燒平原參戰。這是一場被高層放棄的戰鬥,暴風城自始至終沒有派出任何的增援。即便雷吉納德有著不遑多讓的軍事長才,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他接手的軍隊孤木難支,不敵蜂擁而出的黑石軍團而終於潰滅。大元帥從此被俘虜,監禁在黑石塔中。

他在地牢中皺著眉頭,默默的推敲,試著找出讓暴風城陷入瘋狂的根源。很顯然的,這一切都從那個叫作普瑞斯托的女人出現在暴風城開始的。

在魔獸世界過去的版本(60年代)中,玩家可以在黑石山遇見雷吉納德,並開啟拯救暴風城的任務線。雷吉納德會在看見玩家時痛罵伯瓦爾:

「伯瓦爾是個笨蛋。我一直以來都在收集有關它的“證據”,要將它徹底打敗。他是個沒腦子的小丑,證據在他面前堆了足有兩英尺高而他卻視而不見。如果我能找到鐵膽之錘並且走出這個該死的地牢,那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暴風城,把那個卑鄙的傢夥劈成兩半。」


經過一連串的努力,也就是玩家們的幫助下,雷吉納德取得了揭穿普瑞斯托女士的關鍵道具,也順利逃出黑石塔的監牢。他重新走進暴風城的王宮,公開揭露普瑞斯托女士的秘密──一隻名叫奧妮克希亞的黑龍,同時也是黑龍王死亡之翼的女兒。她使用魔法迷惑了暴風城的貴族們,包括實際領導人伯瓦爾,並利用暴風城的力量支援而且庇護位在黑石塔,她的哥哥奈法利安的秘密實驗。其他的惡行惡狀不待雷吉納德多說,他拿出在黑石塔取得的兩塊石板,詠唱上面用龍語撰寫的咒文。


不不不...剛剛真的只是口誤...呃啊!!
龍妹的原形...我是說黑龍妹...


元帥喊道:「就像很久以前在卡拉贊註定的那樣。怪物,我來了,帶著公正的裁決而來!」


石板的咒語作用在普瑞斯托女士身上,逼迫她現出原形,同時也破解了施加在貴族身上的魔咒。伯瓦爾大夢初醒,還來不及將過去被支配的迷濛記憶與現在的情況連結,他只看到自己的老友舉劍狂吼,衝向王宮另一側。而一隻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巨大黑龍,用牠殘暴的巨爪一揮,擊中老友脆弱的凡人之軀。被擊中的雷吉納德朝著另一個方向飛去,倒在地上再也無法起身。

伯瓦爾大喊:「不!溫德索爾!不!溫德索爾元帥!!」


計謀被揭穿後便拍拍屁股走人的奧妮克希亞,仍然留下不少黑龍人衛士在王宮中。因忿怒而覺醒的伯瓦爾,孤身一人單挑眾精英黑龍人戰士,見神殺神見佛殺佛。十餘名即便是當時的封頂玩家團隊都必須退避三舍的精英黑龍人,在鬼神般的伯瓦爾面前不過如同草芥一般。一陣鬼哭神號後,那些盤據王宮的龍人眾全都一聲不吭躺平在地上。自此,「超人公爵」的名號在廣大的玩家之間不脛而走。

  待一切歸於平靜後,伯瓦爾抱起奄奄一息的雷吉納德‧溫德索爾元帥,泣不成聲:

「溫德索爾元帥……你是暴風城永遠的雷吉納德·溫德索爾元帥……雷吉納德……我……很抱歉……雷吉納德‧溫德索爾……元帥!」


因為自己的愚昧,差點斷送了暴風城以及人類的未來,也讓暴風城最後的支柱,自己的老戰友雷吉納德賠上性命。儘管事後眾人都把責任歸加到黑龍公主奧妮克希亞的身上,但傷心欲絕的伯瓦爾還是陷入了無盡的悔恨,他只能透過不停地戰鬥,來洗盡自己身上的罪孽,讓自己無愧於雷吉納德的犧牲。



憤怒門事件

當瓦里安回歸暴風城,足男們成功推倒黑龍妹成功討伐黑龍妹之後又過了一些時日。巫妖王‧阿薩斯從意志的鬥爭中甦醒了,其轄下的天譴軍團開始蠢蠢欲動。聯盟與部落再度放下彼此對立的干戈,共同對抗曾經荼毒艾澤拉斯生靈的天譴軍團。當然,只是暫時的。(有關天譴軍團的介紹,可以參考爐邊打狗的另一篇專欄文章【爐邊說書人:天譴軍團(上)】【爐邊說書人:天譴軍團(下)】)

今天的主角伯瓦爾‧弗塔根也在瓦里安‧烏瑞恩的指示下,率領暴風城最精銳的遠征軍前往北裂境,一塊被天譴軍團盤踞的北方大陸。

終於來了。伯瓦爾心中異常地珍惜這次的遠征,不只是為了討伐千古罪人阿薩斯,更重要的是終於有機會讓自己獲得救贖。而他們首先要面對的是天譴軍團的第一道防線:憤怒之門。

(英語中字 來源:狄瑟斯穆恩 的頻道)

雖然和部落的軍隊合作組成聯軍,但是彼此仍然互不隸屬,各自指揮。伯瓦爾不打算等部落的人到齊,在他一聲令下,聯盟的遠征軍獨自開進到憤怒門之前。

作為軍團的指揮官,伯瓦爾並不應該貿然衝上前線。但是他怎麼可能放過這次讓靈魂救贖的機會,全副武裝的伯瓦爾毅然決然親赴前線。見到主將親征,軍團也振奮了起來,輕鬆掃蕩憤怒之門前的食屍鬼雜兵。

此時,伴隨著響徹雲霄的長嘯,憤怒之門緩緩開啟,大批的維酷人從門中湧出。這邊就要說到維酷人這個種族,來自當初泰坦造物時,所打造的一批高大壯碩、嗜血好戰的人形生物。在這個種族中,偶爾會因為基因問題,出現先天不良,畸形且瘦弱的子代。原本依照維酷人的傳統,畸形小孩全都要被抹殺以維持血統的純良。但某些心軟的維酷人父母,不願意自己的子女被屠殺,偷偷的將他們藏起來,流放到遠方的外地去。那些被流放的畸型子代,就是現在艾澤拉斯最活躍的種族:人類。

維酷人國王 依米倫
今天沒他的戲份


沒錯,維酷人說穿了就是人類的強化版遠祖,或者說人類是劣化版的維酷人,不知道身為人類的大家,有沒有覺得與有榮焉啊!

我自己是沒有啦,只覺得暴雪的設計有滿滿的惡意。

且說伯瓦爾率領的人類軍團,對上平均數值比自己強大數倍的維酷人軍團,可想而知的陷入一番苦戰。就在這危急存亡之際,一道熟悉的號角聲響起。在過去,任何一個聯盟士兵聽到這號角聲,無不全神戒備、提高警覺。但今天這道響亮的鳴聲,不再代表敵人的突襲,而是令人振奮的援軍。部落的軍隊出動了。

「我以為你不敢來了。」伯瓦爾對著身旁並肩作戰的獸人軍團領袖,小薩魯法爾調侃道。

「我不能讓聯盟獨佔今天的樂子!」小薩魯法爾也不甘示弱的回敬一句。過去互相征伐,視彼此為寇讎的兩大種族,如今居然站在一起,共同接下維酷人勇猛凌厲的攻勢,這光景不知道什麼時候還能再見到。

小薩魯法爾

有了部落的馳援,聯軍漸漸扳回劣勢,最後終於擊潰維酷人軍團。重整態勢後,浩浩蕩蕩地集結在憤怒門之前。

「阿薩斯!」伯瓦爾對著憤怒之門高喊:「你父親的鮮血!你人民的鮮血!都要來討回公道!懦夫!出來面對你的罪刑吧!」

憤怒之門再度緩緩開啟,一名騎士全身包覆盔甲,手持微微散發符文光輝的雙刃大劍,慢慢地走出憤怒之門。戰場上還沒有幾個人真的見過阿薩斯,但是籠罩全場,令人不寒而慄的肅殺之氣,在聯軍中引起了輕微的騷動。(關於阿薩斯的介紹,可以參考:【爐邊說書人:天譴軍團─阿薩斯‧米奈希爾)

巫妖王 阿薩斯


「你說到公道?懦弱?」巫妖王‧阿薩斯從戰場上的屍體,不分敵我召喚出不死生物大軍,用他足以穿透場上每個戰士心靈的嗓音說道:「我就讓你見識亡靈的正義,還有恐懼的真諦。」

「廢話少說!把這一切作個了結吧!!」阿薩斯話音剛落,而伯瓦爾還來不及反應,小薩魯法爾便怒吼著向阿薩斯發動衝鋒。

說到這個薩魯法爾家族,在部落中也是以驍勇善戰著稱的戰士家族,其族人多次立下令人聞風喪膽的威名,甚至還有人因緣際會參與了史詩般的上古戰役,留下其它戰士難望其項背的英勇事蹟,這段故事容留日後再說。

出身自名門,面對家族中顯赫的豐功偉業,年輕的小薩魯法爾心中也急迫地想建立一番功績,讓自己不愧對這個姓氏。眼前這個顧著說大話而滿身破綻的死亡騎士,不可能擋得住他突如其來的衝鋒。

……

一擊……居然只有一擊!薩魯法爾家族的年輕新銳,部落遠征軍的先鋒指揮官,連同他的戰斧一瞬間被斬倒在地,沒有了氣息。這樣的光景,在聯軍的心中正實踐了阿薩斯才剛說完的那句話。

「你要為你奪走的生命付出代價!叛徒!」伯瓦爾怒不可遏的喊道。他不敢相信剛剛才和自己以武交心的夥伴,就這麼輕易地被踐踏了。

「很有勇氣的說詞!但連你也不可能」阿薩斯話還沒說完,猛烈的爆炸聲與震波撼動了戰場:「……什麼?」

「哈哈哈哈」戰場旁的山丘上站出一名被遺忘者:「你以為我們遺忘了嗎?你以為我們原諒了嗎?現在,張大眼睛瞧瞧,來自被遺忘者的可怕復仇吧!」

隨即有許多裝滿疫病的爆炸桶被投放到戰場上,不分敵我,無差別地轟炸著戰場上所有的生物。由幽暗城皇家藥劑師學會精心研發的新型瘟疫,透過爆炸瀰漫整個戰場,所有僥倖沒有被炸傷的聯軍士兵,也都因為毒氣而不支倒地。毒性之強,就連阿薩斯也不得不退避三分躲回憤怒之門。畢竟阿薩斯並不是真正的不死生物,而有一副活人軀殼。至於皇家藥劑師學會為何會突如其來的發動無差別攻擊,甚至引發了另外一起事件,這同樣也是後話了。

當時正在戰場深處的伯瓦爾,因為吸入毒氣而逐漸意識模糊,癱倒在地。漸漸歸於黑暗的目光,在恍惚之間看見天空中有一群拍動著寬闊翅膀的巨大生物,朝著戰場前來。

很可惜那群生物也不是神奇巨鷹,也不是要來拯救昏迷的伯瓦爾。

  負責守護艾澤拉斯「生命」的紅龍首領,雅立史卓莎注意到了憤怒之門前面出現的致命瘟疫,並且發現這種瘟疫可能導致整個北裂境失去一切生機。本於自己被賦予的職責,急忙出動紅龍軍團,在瘟疫大規模擴散之前,來到憤怒之門「消毒」。紅龍軍團灼熱的吐息,燒盡了戰場上的每一片空氣與土地,任何與瘟疫有關的物質全都被熾熱的火焰加以淨化。

「生命守縛者」雅立史卓莎

沒有人在焦灼的戰場上找到伯瓦爾‧弗塔根的遺體,更多的人相信他英勇地犧牲了。小薩魯法爾的戰斧,伯瓦爾的盾牌,被當做英雄的遺物迎回各自的主城。所有人都以為再也見不到我們的英雄,直到,巫妖王倒下的時候。




王者的殞落與永恆的封印

經過一連串的冒險事件,巫妖王‧阿薩斯終於在寒冰王座前,被提里奧‧弗丁和一群貪婪的冒險者………..我是說英勇的戰士們擊殺了。

爐石戰記最強職業傳說卡

 (英語中字 來源:狄瑟斯穆恩 的頻道)


阿薩斯的父親,泰瑞納斯二世接走阿薩斯的靈魂之前,對提里奧留下一句話:「永遠,都要有一位巫妖王…..。」

提里奧撿起巫妖王的頭盔,若有所思地盯著它看。阿薩斯雖然被擊倒了,但整個北裂境的天譴軍團並沒有被徹底消滅,甚至還維持著龐大的戰力。過去他們受到阿薩斯的意志拘束,如今阿薩斯覆滅了,突然從意志的牢籠解放的天譴軍團,究竟會暴走到什麼程度,又會對艾澤拉斯帶來多大的危害,提里奧根本不敢去想像。

「如此沉重的負擔……」提里奧看著頭盔,喃喃說道:「只能由我來肩負了,因為也沒有其他人……

「提里奧!!」一聲沙啞但堅定的呼喚叫住了提里奧,他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。位在寒冰王座上,聲音的主人繼續說道:「你手中掌握的是一項嚴酷的命運,兄弟!但這並不屬於你。」

「伯瓦爾?!」提里奧不敢相信自己看見的景象。一個滿身焦黑,五官也難以辨認的勉強稱得上是人的生物,正坐在寒冰王座上,或者說,被束縛在王座上。如果不是那熟悉的說話方式,提里奧根本認不出來那個飽受折磨的傢伙是他的摯友伯瓦爾。

這...還是人嗎?

「聖光啊」提里奧不禁向自己的信仰祈求憐憫。

「龍族的火焰決定了我的命運」伯瓦爾在王座上弓著焦黑,但迸裂出橙紅色火光的身軀,用痛苦的嗓音說道:「生者的世界,再也無法使我得到慰藉……

原來大家都以為戰死沙場的伯瓦爾,並沒有死去,而是被天譴軍團帶回大本營。作為一名虔誠的聖騎士,伯瓦爾非常適合轉化為死亡騎士,因為當今統領整個天譴軍團的王者,也是這麼來的。阿薩斯使用各種黑暗的力量,折磨著伯瓦爾的心智。先是吸入大量毒氣,然後才在肉體上經歷過紅龍毀滅性燒灼的伯瓦爾,又要再承受精神上的折磨,整個艾澤拉斯恐怕沒有幾個人受得了。但是伯瓦爾終究不肯屈服,除了他擁有的堅定信仰之外,我們也許可以大膽的說,伯瓦爾是透過承受地獄般的磨難,來贖清自己過去的悔恨與罪刑。這種不顧一切,慨然承受折磨的心理,或許就是讓他撐到救贖來臨的關鍵。

「把王冠放到我的頭上,提里奧。」這時候要說救贖來臨,似乎還是太早了。伯瓦爾對著他的摯友說:「我將永遠的,成為受詛咒者的一員。」

「不,老友,我不能…..」提里奧拒絕了伯瓦爾的要求。他的好友已經受了夠多的折磨了。

「做就是了!!提里奧!!」伯瓦爾嚴厲地斥責提里奧:「你和這些勇敢的英雄們,都有自己的天命要達成。而這最後的使命,應該屬於我。」

還有什麼話語,抵得過眼前這位受盡世間苦難之人所說的話。提里奧即便心裡有再多的不情願,不情願自己的好友再度走回苦海,也沒有辦法說出任何足夠份量的說詞來阻止他。提里奧不再堅持,他拿著頭盔,對伯瓦爾說:「沒有人會遺忘你的犧牲,兄弟。」

「我必須被遺忘,提里奧!」伯瓦爾毫不客氣的駁回:「如果想要讓這個世界免於暴政的恐懼,他們絕不能知道今天這裡所發生的一切。」

提里奧微微地點頭,便將巫妖王頭盔,緩緩地戴在伯瓦爾頭上。

整個寒冰王座開始顫動,伯瓦爾戴著頭盔,緩緩地抬起頭後睜開雙眼,熾熱的目光盯著眼前的提里奧,對他說:「就告訴他們巫妖王已經死了…….

地面聚集起一陣冰霜,逐漸包覆伯瓦爾焦黑的身軀。伯瓦爾繼續說:「而伯瓦爾‧弗塔根,也和他一起死了。」

提里奧退下王座,聽著封印在上古寒冰中的新巫妖王,用提里奧再熟悉不過的聲音說:「現在走吧!離開這個地方…..然後,永遠不要回來……

永遠...不要回來...

一代王者的殞落,伴隨著一位英雄自甘墮入苦海,接受永恆封印的傳說。艾澤拉斯的眾生幾乎不曾聽聞而遺忘的故事,現在,你們都知道了。


延伸閱讀:


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後記:

  大家好,我是HSTK爐邊打狗的新成員墨坎。各位剛剛看到的是由我負責的故事專欄「爐邊英雄傳」。這個專欄的內容主要會集中在爐石戰記中,大家很習慣丟到戰場的傳說卡片。我會為各位介紹他們之所以成為「傳說」的故事。

  看完今天的故事之後,說不定有人會聯想到伯瓦爾在爐石中的幾個彩蛋:
1.在卡片的(惡搞)註解中寫到:
劇透:伯瓦爾後來被火烤了一頓,然後坐在一個寒冰的王座上,接著就被所有人遺忘了。

就是用最簡單的一句話講完伯瓦爾的英勇事蹟啦~其實這已經算是爐石卡片註解中最不惡搞的一個了。

2.伯瓦爾的登場語音和攻擊語音:
來啊!懦夫!」→伯瓦爾在憤怒之門前,叫阿薩斯出來面對時所做的挑釁。

你會付出代價!」→伯瓦爾在小薩魯法爾被擊殺後,憤怒的對阿薩斯說的話。

3.伯瓦爾的登場特效:
傳說卡片登場時都會有自己的特效,而伯瓦爾的特效則是一顆象徵暴風城的獅子頭。這顆獅子頭會隨著卡片觸發效果的不同,有三種不同的階段。當伯瓦爾累積的攻擊力越高,獅子頭就會變得越大。

  其實原本只打算寫一篇簡單的小傳,結果寫著寫著,就變成六千多字的故事了(汗)。誰叫這次的主角伯瓦爾是這麼悲劇的英雄呢?而且我也花了一些篇幅去腦補主角們的心境,變成有點像小說一樣,不知道這樣的敘事風格可不可以被大家接受。如果有不足之處,還請大家多多指教。

2 則留言:

  1. 話說,8.0新劇情提到公爵有女兒耶,所以伯覺的老婆到底是哪位?

    回覆刪除